您的位置澳門威尼斯国际 > 澳門威尼斯国际 > > 八国联军的罪行
匿名
|Tag:澳門威尼斯国际 2015-12-22

八国联军的罪行

满意答案

网友回答 2019-10-29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八国联军经常强指人说是义和团,不由分说加以杀害。侵略军把西四北太平仓胡同的庄亲王府放火烧光,当场烧死1800人。德国侵略军奉命“在作战中,只要碰着中国人,无论男、女、老、幼,一概格杀勿论”。法国军队路遇一队中国人,竟用机枪把人群逼进一条死胡同连续扫射15分钟,不留一人。日军抓捕中国人,施以各种酷刑,试验一颗子弹能穿几个人,或者故意向身体乱射,让人身中数弹才痛苦地死去。杀人时,八国联军全副武装“监斩”,从各个角度照相,企图恐吓中国人民,如今成为八国联军罪行的铁证。

  据记载说:“城破之日,洋人杀人无数;但闻枪炮轰击声,妇幼呼救声,街上尸体枕籍。”英国人记载说:“北京成了真正的坟场,到处都是死人,无人掩埋他们,任凭野狗去啃食躺着的尸体”。 八国联军侮辱妇女,任意蹂躏,据记载:“联军尝将其所获妇女,不分良曲老少,仅驱诸裱褙胡同,使列屋而居,作为官妓。其胡同西头,当经设法堵塞,以防逃逸。惟留东头为出入之路,使人监管,任联军人等入内游玩,随意奸宿。”大学士倭仁的妻子已经九十岁,被侵略军百般侮辱而死。许多人不甘侮辱,含冤自尽。国子监督酒王懿荣居住的锡拉胡同11号,愤怒地说:“岂能被所辱?”全家投井自尽。同治皇后的父亲、户部尚书崇绮的妻子女儿被拘押到天坛,遭到八国联军数十人,归来后全家自尽。崇绮服毒自杀。

  日占区设立“安民公所”,德占区设立“华捕局”,沙俄侵略军张贴布告,禁止中国人民反抗,说“遇到执枪械华人,定改必即行正法。若由某房放枪,即将该房焚毁”。

  1900年8月28日,八国联军在皇宫阅兵,各国军队在广场金水桥前集结列队通过、端门,穿过皇宫,出神武门。依次有俄军、日军、英军、美军、法军、德军、意军、奥军等3170人,俄国军乐队吹奏各国国歌、乐曲。这是对中国的严重的侮辱,对中国主权的践踏。阅兵之后,各国军官重新回到皇宫,以参观为名公然疯狂抢劫,一个英国侵略者事后回忆说:“一大群联军军官见到这些东西伸手就拿,把他们想要的东西装入口袋”。

  北京被占领以后,八国联军统帅、德军元帅瓦德西特许士兵公开抢劫三天,以后各国军队又抢劫多日。中国的珍贵文物遭到了空前的浩劫。皇宫和颐和园里珍藏多年的宝物被抢掠。俄军最高指挥官阿列科谢也夫将军等人把慈禧寝宫用黄金和宝石精制的数十件珍宝“洗劫一空”。英、法士兵把各类珍宝抢光以后,以搬取大件之物,用大衣包、布袋装,运回驻地。仅嵩祝寺一处,丢失镀金铜佛3000余尊,锦绣制品1400件,铜器4300件。就连太和殿前存水的铜缸上面的镀金,也被侵略军刺刀刮去,至今刮痕斑斑。法国天主教主教樊国梁从一个官员家里抢走价值100万两白银的财物,法国侵略军统帅佛尔雷一个人抢劫的珍贵财物就有四十箱。法军抢劫礼王府白银200万两。东四一带的商店被抢掠一空,著名的“四大恒”金号全部被抢。地安门以东、东安门以北,房屋被焚毁十分之七八,前门以北东四以南,几乎全部被毁。

  当时一位目击者写道:“各国洋兵,俱以捕孥义和团,搜查枪械为名,在各街巷挨户踹门而入,卧房密室,无处不至,翻箱倒柜,无处不搜。凡银钱钟表细软值钱之物,劫掳一空,稍有拦阻,即被残害。”一个英国人说:“凡是士兵所需要的,都是一派出一队一队的士兵去抢劫中国人的财产而得来的。如果士兵需要一些东西,而中国人稍一迟疑的话,就免不了送命。”八国联军抢走北京各衙署存款约6000万两白银,其中日军劫掠户部(今公安部院内)库存白银2914856两,并立即放火烧房,掩盖罪证。鼓楼的更鼓,被日军用刺刀刺破。

  古观象台的天文仪器,在世界天文史上有重要地位。法国侵略军和德国侵略军争抢这批仪器,瓦德西说:“这些天文仪器有极高的艺术价值,他们的造型和各台仪器的龙形装饰都极为完美。”1900年12月2日,法军抢去件,德军抢走天体仪、纪限仪、地平经仪、玑衡抚辰仪、浑仪,运到德国柏林。直到1921年才归还中国。

  《永乐大典》是明永乐年间(1403--1408)2100位学者编纂而成的,共22870卷。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时被英法联军劫掠破坏,后来收藏在南池子大街的皇史成里,1900年全部被八国联军损坏。《四库全书》是清乾隆时(1772--1782)360位学者编纂而成的,收集了3461种古籍,共79309卷,全书共7套,1860年英法联军侵略时毁坏一套,1900年又被八国联军毁掉数万册。翰林院(今公安部院内)收藏了许多宝贵书籍,八国联军把藏书抢掠糟蹋一空。直到现在,伦敦大英博物馆、巴黎的博物馆里还有许多当年被抢掠去的图书。

  八国联军占领北京以后,继续进攻了保定、易县、永清、张家口、山海关、娘女关等地,沙皇俄国出动17万军队侵占了东北,八国联军在各地烧杀抢掠,把城市乡村变成一片废墟根据美国作家马克·吐温撰文的揭露,仅在河北任丘县一处,美国基督传教士梅子明以680名天主教徒被害为由,提出“用人头抵人头”为口号就杀害了中国无辜农民680人。

  1900年7月13日,侵华的八国联军向天津城发起总攻。“确凿的史料证明,在对天津城发起最后总攻的时候,在最前面冲锋陷阵的,是一支由英国军官指挥由中国青年组成的特殊部队。”(王树增著《1901,帝国的背影》海南出版社2004年3月出版)

  为虎作伥,与骨肉同胞“浴血奋战”,抗日战争时期为“国土沦陷”为“皇军”效力的伪军,竟然还有“师傅”!这个“师傅”就是“中国军团”。这是很多读者在没有翻开这本书之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尘封的历史羞羞答答,还有多少难以启齿的耻辱没有告诉我们?

  “中国军团”不同于我们熟知的那个时期的“二毛子”。二毛子,习惯上是指中国籍教徒。平常因为“身份特殊”而借着洋大人的势力有些张牙舞爪,后来义和团兴盛起来,“二毛子”便首当其冲。这是“运动”的规律,怨不得别个。而“中国军团”则是在英国军官的阴险和清廷的昏愦中诞生的,1898年组建,至1906年因为军纪、经费和兵源等问题而解散。凶悍猖獗了整整八个年头的“中国军团”终于走到了尽头。

  “中国军团”成立时仅有600人,首先入伍的是在香港的懂英语的中国人,后来,又从山东、河北等地招募了一些青年。从那里招募士兵,并不能说明那里的青年头脑就特别的简单,或者为了金钱就心甘情愿地出卖祖国。但是,不管是在当时,还是放在相对“开放”的今天,他们都给父老乡亲带来了极大的耻辱。这些“军人”越“优秀”,道德观念上的颠倒与混乱,就越是显得突出。在八国联军的“大扫荡”中,“中国军团”“厥功甚伟”,就因为他们“熟悉”同胞的一切。熟悉同胞的“中国特色”,自古以来,是一笔无形而巨大的财富;多少出于内部的“反戈一击”,如楚大夫养由基百步穿柳,动辄中的,一箭能射穿七层铠甲。

  猜想这些“军人”的“尽职尽责”的原动力,可能也是颇有意义的。从见了芝麻绿豆官狗屁小差役都得打哆嗦,到一抡枪托便能让贪官酷吏摇尾乞怜,何其快哉!从吃不饱穿不暖到肉类蔬菜米饭敞开供应,夏季军服和冬季军服齐全,普通军服和礼服齐备,何其乐哉!在打击妄自尊大的权贵的过程中,“军人”们不啻只找到了快感,妄自尊大从来都是亡国祸民之道。从怨恨官员腐败而怨恨政府的“不作为”,转而怨恨这个社会上比自己活得滋润的其他人,进而剧烈地报复社会,多少“心胸狭隘”的人,几乎都是从对妄自尊大的最简单的愤慨开始,逐渐升温而终究“炼成”为冷酷凶残之杀手的。

  有学者分析说,“中国军团”能迅速“壮大”,其根源看来还是落后贫穷和长期处于被歧视的最底层以及缺乏有力的爱国主义教育。事穷势蹙之人,当原其初衷。中国的读书人从来都有好心肠,这似乎是个理由,然而,清泉绿果,何物不可饮啄,而鸱鸮偏嗜腐鼠。绝大多数处于“”的同胞却没有为“中国军团”张目助威,而是毫不客气地给予毁灭性地打击。据史料记载,“中国军团”在天津战场上的出现,引起了清军官兵和义和团的极大注意,无论“中国军团”驻守在哪里,行进到哪里,宿营到哪里,都会有炮弹莫名其妙地落下来。人们痛恨“汉奸”,严厉的惩罚自然是免不了的。民族精神不管在什么时候都应该是凝聚人心的巨纛。

  对于“中国军团”的产生和存在,历史和我们的祖先都应该挨板子,谁都不能例外。

  “中国军团”又不同于鲁迅笔下的看客。看客虽然不是“观棋不语”的“真君子”,但是“只动口而不动手”,而“中国军团”却是专门拿同胞下手最凶狠的家伙。这是一种献媚式的“宰熟”,越是嫡嫡亲的,宰起来更是刀刀见血,以示“划清界限”“大义灭亲”。以前的“中国军团”,你在昨天、今天、明天也不难瞧见他们的影子。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中国的看客多数是看热闹的,有的从看热闹中觉醒了,有的从看热闹中堕落了,更有冷漠的看客在对刽子手“把活儿干得漂亮些”的怂恿中寻得灵感,而从业余的晋升为职业的。职业的看客一般与“中国军团”并没有多少距离,望其项背而已。一旦风吹草动,他们很难不成为“中国军团”中的“优秀士兵”!

  现在看来,“中国军团”的“军人”确实有些愚不可及。1902年,他们中有12名士兵被挑选出来,代表“中国军团”到英国本土,参加国王爱德华七世的加冕典礼。我们实在无法想象这些“军人”究竟是以如何尴尬的神情去拜见倨傲的“胜利者”的。叛徒兼凶手兼奴才的身份,有什么可炫耀的!

  任何民族都有出卖民族利益的无耻奸贼。手头有份资料说:不算“志愿助手”,仅在德军和党卫军中直接服役的前苏联公民就达21.5万人。(据俄罗斯《论据与事实》周报《苏德战争期间德军中有百余万苏联公民》作者格尔奇科夫)

  即使挑毛剔刺,弄出点人家“不可为外人道”的“家丑”,这就能减轻我们的沉重,有一些“心理平衡”吗?聚腥膻而思驱蝇蚋,矛盾而再巧妙的掩饰,总要不争气地流露出衰飒气象。倒还不如以此为鉴,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奋发图强,提高全民素质,实事求是地直面耻辱,免得以后再“诞生”些不体面的“中国军团”来。

  1900年7月13日,侵华的八国联军向天津城发起总攻。“确凿的史料证明,在对天津城发起最后总攻的时候,在最前面冲锋陷阵的,是一支由英国军官指挥由中国青年组成的特殊部队。”(王树增著《1901,帝国的背影》海南出版社2004年3月出版)

  为虎作伥,与骨肉同胞“浴血奋战”,抗日战争时期为“国土沦陷”为“皇军”效力的伪军,竟然还有“师傅”!这个“师傅”就是“中国军团”。这是很多读者在没有翻开这本书之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尘封的历史羞羞答答,还有多少难以启齿的耻辱没有告诉我们?

  “中国军团”不同于我们熟知的那个时期的“二毛子”。二毛子,习惯上是指中国籍教徒。平常因为“身份特殊”而借着洋大人的势力有些张牙舞爪,后来义和团兴盛起来,“二毛子”便首当其冲。这是“运动”的规律,怨不得别个。而“中国军团”则是在英国军官的阴险和清廷的昏愦中诞生的,1898年组建,至1906年因为军纪、经费和兵源等问题而解散。凶悍猖獗了整整八个年头的“中国军团”终于走到了尽头。

  “中国军团”成立时仅有600人,首先入伍的是在香港的懂英语的中国人,后来,又从山东、河北等地招募了一些青年。从那里招募士兵,并不能说明那里的青年头脑就特别的简单,或者为了金钱就心甘情愿地出卖祖国。但是,不管是在当时,还是放在相对“开放”的今天,他们都给父老乡亲带来了极大的耻辱。这些“军人”越“优秀”,道德观念上的颠倒与混乱,就越是显得突出。在八国联军的“大扫荡”中,“中国军团”“厥功甚伟”,就因为他们“熟悉”同胞的一切。熟悉同胞的“中国特色”,自古以来,是一笔无形而巨大的财富;多少出于内部的“反戈一击”,如楚大夫养由基百步穿柳,动辄中的,一箭能射穿七层铠甲。

  猜想这些“军人”的“尽职尽责”的原动力,可能也是颇有意义的。从见了芝麻绿豆官狗屁小差役都得打哆嗦,到一抡枪托便能让贪官酷吏摇尾乞怜,何其快哉!从吃不饱穿不暖到肉类蔬菜米饭敞开供应,夏季军服和冬季军服齐全,普通军服和礼服齐备,何其乐哉!在打击妄自尊大的权贵的过程中,“军人”们不啻只找到了快感,妄自尊大从来都是亡国祸民之道。从怨恨官员腐败而怨恨政府的“不作为”,转而怨恨这个社会上比自己活得滋润的其他人,进而剧烈地报复社会,多少“心胸狭隘”的人,几乎都是从对妄自尊大的最简单的愤慨开始,逐渐升温而终究“炼成”为冷酷凶残之杀手的。

  有学者分析说,“中国军团”能迅速“壮大”,其根源看来还是落后贫穷和长期处于被歧视的最底层以及缺乏有力的爱国主义教育。事穷势蹙之人,当原其初衷。中国的读书人从来都有好心肠,这似乎是个理由,然而,清泉绿果,何物不可饮啄,而鸱鸮偏嗜腐鼠。绝大多数处于“”的同胞却没有为“中国军团”张目助威,而是毫不客气地给予毁灭性地打击。据史料记载,“中国军团”在天津战场上的出现,引起了清军官兵和义和团的极大注意,无论“中国军团”驻守在哪里,行进到哪里,宿营到哪里,都会有炮弹莫名其妙地落下来。人们痛恨“汉奸”,严厉的惩罚自然是免不了的。民族精神不管在什么时候都应该是凝聚人心的巨纛。

  对于“中国军团”的产生和存在,历史和我们的祖先都应该挨板子,谁都不能例外。

  “中国军团”又不同于鲁迅笔下的看客。看客虽然不是“观棋不语”的“真君子”,但是“只动口而不动手”,而“中国军团”却是专门拿同胞下手最凶狠的家伙。这是一种献媚式的“宰熟”,越是嫡嫡亲的,宰起来更是刀刀见血,以示“划清界限”“大义灭亲”。以前的“中国军团”,你在昨天、今天、明天也不难瞧见他们的影子。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中国的看客多数是看热闹的,有的从看热闹中觉醒了,有的从看热闹中堕落了,更有冷漠的看客在对刽子手“把活儿干得漂亮些”的怂恿中寻得灵感,而从业余的晋升为职业的。职业的看客一般与“中国军团”并没有多少距离,望其项背而已。一旦风吹草动,他们很难不成为“中国军团”中的“优秀士兵”!

  现在看来,“中国军团”的“军人”确实有些愚不可及。1902年,他们中有12名士兵被挑选出来,代表“中国军团”到英国本土,参加国王爱德华七世的加冕典礼。我们实在无法想象这些“军人”究竟是以如何尴尬的神情去拜见倨傲的“胜利者”的。叛徒兼凶手兼奴才的身份,有什么可炫耀的!

  任何民族都有出卖民族利益的无耻奸贼。手头有份资料说:不算“志愿助手”,仅在德军和党卫军中直接服役的前苏联公民就达21.5万人。(据俄罗斯《论据与事实》周报《苏德战争期间德军中有百余万苏联公民》作者格尔奇科夫)

  即使挑毛剔刺,弄出点人家“不可为外人道”的“家丑”,这就能减轻我们的沉重,有一些“心理平衡”吗?聚腥膻而思驱蝇蚋,矛盾而再巧妙的掩饰,总要不争气地流露出衰飒气象。倒还不如以此为鉴,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奋发图强,提高全民素质,实事求是地直面耻辱,免得以后再“诞生”些不体面的“中国军团”来。